卿心似我心小说凤若凉吴受谏

卿心似我心讲述了一段虐心动人的爱情故事,这本小说的男女主是凤若凉吴受谏,人物性情饱满,推荐阅读。这里提供卿心似我心小说。卿心似我心小说精彩节选:宁王快些带公主***吧。”王福海怎么听不出陈酿是在给宋年轲找台阶下,看宋年轲那表情,估计凤若凉这伤跟他脱不了干系。 陈酿一句话,于诗柔的身体蓦然间就僵***起来,“你叫我什么?“ 陈酿不明所以的看了于诗柔一眼,“二夫人。” 于诗柔画的细细长长的眉毛就蹙了起来。 “二夫人?那我倒要好好问问陈管家了,王妃是谁啊?” 陈酿保持着那个***,不卑不亢,“回二夫人,公主殿下将来是王府的王妃。” 于诗柔的脸色染上了一层温色。 宋年轲偏头看了于诗柔一眼,见她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不满,伸手揽住了她的纤腰。“乖,她现在是公主,不好说。” 陈酿没有抬头看宋年轲,只是脸上的沟壑又不着痕迹的深了几分。 于诗柔当然听得懂宋年轲说的是什么,刚才的不满瞬间消散了去,甚至还有了几分笑意。 凤若凉啊,你看你多可悲啊,你一个傻子,王爷都容不下你。 “那老奴告退。”陈酿实在听不来宋年轲对凤若凉的冷淡。 王侯之子当真如此冷漠么,宋年轲一丝都记不得凤若凉之前的好了么? 哪怕……她疯了之后对他的好都没有变过。 宋年轲点了点头,于诗柔的目光一直跟随着陈酿,直到消失。 公主殿下是将来的王妃? 呵,她倒要看看,哪个傻子要怎么活下来。 本来她也没有多容不下陈酿,但是陈酿这个榆木竟然站在哪个傻子那边?这不是自寻死路吗? 陈酿回去禀告的时候,凤若凉已经换好了官服,脸上画好了淡妆。 陈酿的脚步就顿了一下,好似以往的几年凤若凉都是这身官服,也都着了些妆 。 但凤若凉今日是不一样的。 陈酿是宋年轲的贴身管家,他见过凤国大多数小姐,可他们跟凤若凉比起来,却好似天壤之别。 她的绝色,无人能比。 “公主,王爷那边已经安排好了。”陈酿行了个礼,道。 凤若凉点了点头,嘴角有一抹淡笑。 六年了,不知道你们过的可安心啊? 最后于诗柔还是和宋年轲乘了一辆马车,凤若凉一个人坐在后面的马车。 宋年轲上车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凤若凉,她在陈酿的搀扶下坐进了马车,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厚重的帘布挡住了他的视线。 宋年轲的心里突然就堵了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。 连于诗柔一连叫了他好几声,都没听到。 “王爷!”于诗柔的声音又大了几分。 宋年轲回过头来看着她,“柔儿怎么了?” “王爷在想什么呢?柔儿都叫了你那么多声了。” 宋年轲这个时候才知道他刚才为什么觉得堵,因为凤若凉没有过来缠着他,要是以前,凤若凉不和他乘坐一辆马车,根本就走不了。 宋年轲觉得凤若凉被陈酿带回来之后变了些,但又没变,她还是呆呆的样子,只是没有同他说过话罢了。 许是受了些惊吓罢,宋年轲这么想,他的大手握住了于诗柔白皙的小手,那细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。“在想我们第一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。” 于诗柔的脸悠然就红了,她故作恼怒的从宋年轲的手里把手抽了出来,“王爷讨厌。” 宋年轲紧跟着又握了上去,“难道柔儿不愿意给我生孩子吗?” “怎么会?”于诗柔连忙道,“要是王爷愿意,柔儿就给王爷生一辈子孩子。” 宋年轲把于诗柔扯进了怀里,嗅着她秀发上的花香,心思却蓦然间转到了凤若凉身上。 为什么从前……没有发现她竟然这么好看? 有这个想法的不止他一个,在皇宫前见到凤若凉的人都是吃了一惊。 于诗柔也算是顶漂亮的了,要不然也入不了宋年轲的眼,可是跟站在一旁的凤若凉比起来,却莫名其妙的就变得平凡了起来。 凤若凉安静的站在那里,那朝服着红色为重,腰间一道金丝流须腰带将她不堪一握的小腰束了起来。 她在一道道目光下忽然就仰起头看了一眼高升的太阳。 那一刹那,众人才明白于诗柔跟凤若凉差在了哪里。 凤若凉好似落入凡间的仙子,她身上满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。 可是她是凤若凉啊,是那个疯子啊,难道她好了吗? “这雨真大。”凤若凉粉色的小嘴一张一合,就让每个人的心思变了。 在场的女子心里都好似松了一口气,又在心里嘲笑了一声,好看有什么用?还不是个傻子? 但是那些男人却不是这么想的,凤若凉这等姿色,就算是疯的,他们也愿意带回后院。 此等绝色,谁不想尝尝滋味? 可惜了,他们就算有这个想法,也不能这么做,凤若凉在傻,她也是凤国唯一的公主,将来宁王的王妃,这么想着他们看向宋年轲的目光就多了些羡慕还有一丝嫉妒。 陈亲王吴受谏姗姗来迟,他下车的时候,带着疑惑开口,“什么时候受谏的面子这般大了,竟然劳的各位再次等我?”可他目光扫视了一圈人群,最后落在凤若凉身上时,目光就怔住了。 “哎呦,各位大人这是干什么呢?可让咱家好等啊?”王公公尖锐的声音传来,众人这才收了心神,开始前前后后进了皇宫。 “各位大人这是在看什么呢,让咱家也看看。”王公公也是个爱凑热闹的主,早就到了入宫的时间,皇上都快出来了,宴席上还没有几个人,他这才坐不住了出来看看,瞧见这么大的动静,他也按不住好奇心。 等目光落在凤若凉身上时,王公公的表情可谓有些精彩,他收敛了自己的心神,朝宋年轲走了过来,“宁王这是干什么呢,怎么还不带公主***,皇上可一直念叨着想公主呢?”王福海是凤易面前的大红人,自然说话的语气也不是那么恭敬,但又不能让这些人说什么。 宋年轲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鬼使神差的想去牵凤若凉的手,可凤若凉早在他伸手的时候,转头去看了陈酿,陈酿自然会意上来扶住了凤若凉,忽视了宋年轲盯着他的目光。 王公公看到凤若凉腿上的伤,声音又尖锐了起来,“哎呦,公主这是怎么的了,这可心疼死咱家了。” “这要让皇上看到了,得多心疼啊?”他又在后面加了一句。 “公主贪玩,摔的。”宋年轲平静开口。 王福海斜眼看了宋年轲一眼,“宁王爷,您这么说可就太不负责了,皇上把公主放在了你宁王府,你不好好照看公主,竟然还说公主贪玩?” 推荐阅读指数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